會員服務

為消費一年欠12萬億!中國人正集體跳進過度消費陷阱

文章出處:本站 │ 網站編輯:郭憑慧 │ 發表時間:2019-05-16

2018年底,為了消費(不包括房貸數據),人們欠各種金融機構錢超過12萬億,而這還僅僅是從各種可以統計的機構獲取的數據。加上各類沒有公布數據的機構以及地下貸款機構,這個數據將會十分驚人……

2006年,臺灣彰化縣1名鋼琴老師,被家人發現上吊自殺身亡。同一年,據統計臺灣島有4313人自殺。在這自殺人群中,有近十分之一是因為透支信用卡而無法還款的“卡奴”。

在自殺卡奴的背后,當事人都欠下了從十幾萬到數百萬元臺幣不等的債務。

十年后的2016年,河南某經濟學院一在校大學生因債務纏身無力償還,在青島跳樓自殺。通過網絡上的在校生信用貸款平臺,其以同學的名義貸了數十萬元。

2018年,山西21歲女孩馮潔從17樓窗臺縱身一躍,結束了自己年輕的生命。馮潔留下的遺物里,密密麻麻地寫著分期樂等網貸機構的賬單。

曾經,中國人是最喜歡儲蓄的國家,也許那時候物質沒有現在豐富,人的欲望也沒有那么大。現在,來了一個180度大轉彎。“有錢就花,沒錢就借”,正在成為新一代年輕人的消費觀。“窮人”和“富人”之間的界限被模糊了,時尚帶來的虛榮心,提前消費產生的快感,變成了人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的一件“必需品”。

中國人正集體跳進過度消費陷阱之中…… 

01

信用卡曾被列為臺灣三大害之首

從上世紀六十年代開始,臺灣以出口為主要導向,搭上了世界經濟迅速發展班車,一躍成為世界發達經濟地區,并與香港,新加坡,韓國組成了當時著名的“亞洲四小龍”經濟體。在1991年的時候,臺灣的GDP已經高于1800億美元,而那個時候的大陸GDP才4000億美元,那個時候人們每每提到臺灣,想到的都是富的流油。

隨著經濟的快速發展,也開始刺激臺灣人的消費欲望,借錢消費迅速成為年輕人的時尚消費觀念。媒體形容當時的市場是“這里有最不夠自律的消費者、最懂得牟利的金融業者和最粗糙的規章制度。”在15%~18%的利滾利下,100萬的借款,只要三年半就變成200萬。

在亞洲金融危機之后,臺灣經濟陷入低增長,2008年-2017年,臺灣地區平均經濟增長為2.7%,但是在前一個十年,這一數據為5%。

伴隨經濟陷入低迷,很多年輕人收入下降,甚至失去工作,在債務中難以自拔,不得已拆東墻補西墻,以貸養貸,讓自己掉入了一個更深的陷阱。

大量“卡奴”催生了一個新的“工作機會”——討債公司,尤其是以暴力為后盾的討債公司。還債無錢,被暴力催債,越來越多的“卡奴”走上絕路。“消費新聞”很快變成了“社會新聞”。根據當年臺灣警方統計,每個月至少有40個“卡奴”自殺。

其實不僅僅是臺灣地區,西方發達國家和地區也或多或少都經歷過這個階段。工業革命之后,消費主義盛行,商家利用各種渠道刺激人們的消費欲望,借錢消費成為潮流。只不過經歷過多次經濟危機和金融危機打擊,人們的消費理念逐漸趨于理性和保守。

“I can't afford it”,已經不是一句羞于啟齒的話。在一項針對美國年輕人的調查中,60%的受訪者沒有單件價格超過2000美元的產品,超過一半的人在電子產品上的花費沒有超過500美元。

中國經濟經過四十年的快速發展,普通家庭已經積累了相當數量的財富,如今這些發達國家和地區走過的路,似乎正在我們身邊重新上演。

文中開頭提到的兩個事件,不過是近年來由于陷入貸款黑洞而自殺的部分案例。

02

銀行:為了消費,2018年人們欠了銀行10萬億

央行公布的數據顯示,2018年底,中國人應償信用卡的信貸余額為6.85萬億,2015年底,這一數據為3.09萬億,三年時間,這一數據翻了一倍還要多。2013年底,這一數字為1.84萬億。

信用卡應償信貸余額變化(單位:萬億)

借錢消費,被冠以“消費金融”的名字,已經成為各大金融機構、持牌消費金融公司,互聯網巨頭們逐鹿的新戰場。

銀行作為頭部金融機構,自然是這場消費競賽的急先鋒,縱觀各大銀行年報,信用卡和消費金融都已經被提上了相當的高度。

根據央行公布的數據,2018年底,銀行卡授信總額達到15.4萬億,僅僅在銀行卡領域,銀行就給了全國人每人1.2萬的授信。2015年底,這一數字為7.08萬億,又是翻了一番還要多。2013年底,這一數字為4.8萬億。

銀行卡授信總額(單位:萬億)

伴隨人們使用信用卡透支消費的急劇增長,信用卡違約壞賬也在加速增長。2015年底,央行公布的信用卡逾期半年未償金額為337億,到了2018年底,已經增長到788億,在2018年第三季度,這一數字一度高達880億。

信用卡逾期半年未償金額(單位:億)

舉幾個例子就可以看出各家銀行在消費金融這場軍備競賽中的瘋狂程度。

2016年底,農業銀行信用卡貸款余額為2424億,2018年信用開貸款余額達到3807億,增長了57.1%。

農業銀行信用卡貸款余額變化(單位:億)

而工商銀行和建設銀行2018年信用卡貸款余額均超過6000億,分別為6264億和6513億。

以信用卡貸款增長幅度來算,農業銀行只能算剛剛及格。平安銀行在2016年底,信用卡貸款余額僅僅為1810億,去年底這一數字變為4732億,增長了161.5%。

平安銀行信用卡貸款余額變化(單位:億)

同樣實現翻番的還有華夏銀行,從2016的788億,增長到2018年的1648億。

部分上市銀行信用卡貸款余額變化(單位:億)

要知道,通過信用卡給人們借錢消費,僅僅是銀行發展消費金融的一部分業務。而另外一個性質相同業務板塊就是消費借貸業務。或許每個銀行的業務名稱不一樣,但是目的都是一個:借錢給人們消費。

已經上市的41家銀行公布的數據顯示,除了中國銀行、浙商銀行、蘇農銀行、無錫銀行、江陰銀行和重慶農商行之外,均公布了這一數據,總額為3.24億。按照二八定律,我們可以推測整個銀行業發放的個人消費貸款余額約為4萬億左右。

要知道,這是剔除了房貸數據之后,僅僅為個人消費貸款數據。

規模最小的為成都銀行,2018年底個人消費貸款余額為6.36億,名不見經傳的九臺農商行2018年發放的個人消費貸款余額為36億。

作為宇宙行的工商銀行,2018年底個人消費貸款余額2041億。

一向標榜自己為小企業服務的民生銀行2018年發放個人消費貸款余額為4177億,是唯一一個突破4000億的銀行。

平安銀行在2016年發放個人消費貸款余額1771億,2018年猛增到3257億,增幅接近翻倍。

平安銀行消費金融貸款余額變化(單位:億)

上海銀行2018年發放個人消費貸款余額1574億,比2016年增長4.7倍。

天津銀行2018年這一數據為779億,比2016年增長6.6倍。

部分上市銀行消費金融貸款余額變化(單位:億)

銀行發放的個人消費貸款(4萬億)和人們通過信用卡透支的額度(6.85萬億),兩者相加已經超過了10萬億。根據2018年人口數據統計,16-59周歲人口約為9億,相當于為了消費,每人一年背負了1.1萬元貸款。

03

消費金融公司,三年凈利潤暴漲51.1倍

除了銀行之外,各大互聯網公司、P2P公司、持牌消費金融自然也不會放過這一塊肥肉。

消費金融公司,顧名思義,就是借錢給人們消費的。據統計,持牌消費金融目前已經有28家,由于多數不是上市公司,所以很多并未公布貸款數據。不過從部分公布貸款余額數據的公司以及盈利情況可知,這一數字也并非小數。

2017年,招聯消費金融公布了其貸款金額為2268億,而2015年,這一數據僅為49億,短短三年時間增長了45倍多。凈利潤從2015年的1.31億,增長到2018年的70億。

作為消費金融公司的頭部平臺之一,捷信消費金融2018年貸款余額為898億,比2016年增長了125%。

馬上消費金融,2018年收入82.39億,而2016年這一數字僅僅為1.58億,暴增51.1倍。

在已經公布了財報的消金公司中,有13家披露了凈利潤情況,2018年這13家消金公司凈利潤合計為74億,比2016年增長了2.36倍。要知道消金公司做的就是賺取貸款利差的生意,凈利潤暴漲只能是放貸金額暴漲的結果。

部分消費金融公司凈利潤變化(單位:億)

而作為金融巨頭的平安保險,其旗下的平安普惠2017年貸款余額高達2250億,雖然沒有公布2018年數據,但是從其近年來增速看,超過3000億已經毫無懸念。

P2P平臺:5家機構2018年的放貸余額超過2800億

除了銀行和消費金融公司,P2P平臺也是人們獲取消費貸款的重要途徑之一。以主打消費金融概念的樂信為例,其2016年貸款金額為222億,到了2018年猛增到661億,增長了接近2倍。本文開頭提到的山西女孩馮潔,就留下了在樂信通過分期付款購物而欠下的債務。或者我們可以責備這些年輕人沒有樹立起健康的消費觀念,但在這場狂熱的透支消費大潮中,樂信此類的消費金融平臺,過度的宣傳和誘導,是否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呢?

除了樂信,360金融2017年的貸款金額為310億,2018年猛增到960億。

宜人貸從2016年的202億,增長到2018年的386億。

樂信、360金融、宜人貸、趣店、拍拍貸5家機構2018年的放貸余額超過了2800億。

互聯網巨頭的盛宴

互聯網巨頭當然也不能放過這一嗜血的盛宴。

以微眾銀行的微粒貸為例,2015年5月,微眾銀行推出“微粒貸”,借助微信這一巨大流量平臺,2017年授信客戶達到3400萬,向1200萬人在線發放貸款8700億,比2016年增長了3.27倍。2017年末貸款余額達到477億,比2016年增長55%。雖然微眾銀行也推出了微業貸等面向企業的貸款,不過其主要還是針對個人發放貸款。

螞蟻金服的借唄和花唄,雖然沒有公布數據,但是以借唄和花唄的信貸資產為基礎,螞蟻金服在2017年和2018年先后在銀行間市場發放了4094億和2789億的ABS。花唄曾經發布了一份《2017年輕人消費生活報告》,數據顯示,在中國近 1.7 億 90 后中,開通花唄的人數超過了 4500 萬,也就是說平均每 4 個 90 后就有 1 個使用花唄。

現在凡是有電商交易、的平臺,幾乎都已經上線了分期消費功能,說白了就是兩個字:借錢。而且能很方便的借到錢。

后來者信托

在各大金融機構瘋狂圈地時候,連服務高端客戶的信托機構也已經按奈不住,2018年,又有13家信托公司殺入消費金融領域,開展消費金融業務的信托公司接近40家。根據信托業協會調研數據,截至2018年末,信托業合計開展消費金融信托余額已近3000億元,而且業務規模在持續增長。

僅僅把以上數字匯總累加起來,2018年底,為了消費,人們未償還的貸款金額超過12萬億。

備注1:消費金融公司數據為以下13家公司數據:

錦程消費金融、中銀消費金融、捷信消費金融、興業消費金融、海爾消費金融、蘇寧消費金融、湖北消費金融、馬上消費金融、中郵消費金融、杭銀消費金融、華融消費金融、晉商消費金融

備注2:銀行消費金融貸款金額為41家上市銀行數據,其中以下銀行未公布消費金融貸款數據:

中國銀行、浙商銀行、錦州銀行、蘇農銀行、無錫銀行、張家港行、江陰銀行、重慶農商行

備注3:5家上市互金平臺分別為:

趣店、樂信、宜人貸、360金融、拍拍貸

備注4:全國小額貸款公司數據來自央行公布數據,由于螞蟻金服等持有小貸牌照,此數據已經包括了持有小貸牌照開展貸款業務的互聯網公司數據。

要知道,能通過這些平臺借到錢消費的,基本都是信用良好的個人,更有大量有不良信用記錄的人或者沒有穩定收入的低收入群體,不得不通過各種“714高炮”平臺借錢。

以前有句老話叫“長得好看能當飯吃”,現在長的好看不僅能當飯吃,還能借到錢,長得越好看的就借得越多。這類貸款還有個好聽的名字叫“佳麗貸”。只要是年滿18歲至28歲的女性,僅憑一張身份證就能辦理上萬元貸款,并且保證當日到款。“學生貸”、“夜場貸”……人們這些通過各類地下機構貸款的金額有多大?沒有人能弄清楚。但是這是一個比黑洞還黑的地域,被央視曝光的“714高炮”平臺比比皆是。

人們為了消費,到底從各類機構借了多少錢?似乎只能是一個黑洞。

04

全社會都在不遺余力的助推過度消費

2017年,國際環保組織綠色和平發布的報告指出:中國消費者購物過剩現象突出,通過社交網絡和電商平臺建立的“社交購物模式”是重要的推動因素之一。

在社交平臺和廣告無孔不入、肆無忌憚的煽動下,消費被與身份、階級、品味、智商,聯系在一起。

沒有一個姑娘會因為買買買變窮,尤其是漂亮的姑娘;

男人擦淚不刷卡,那是萬惡的舊社會;

20歲時喜歡的裙子,40歲穿上已沒有了任何意義;

心情三分靠打拼,七分靠shopping;

娶老婆,一定要娶會花錢的那種;

……

在這種消費觀念引導下,星巴克 2019 年櫻花主題周邊的粉色貓爪杯,引發顧客在門店斗毆;櫻花粉 Air Jordan 6,在天貓旗艦店有超過 21萬 預約抽簽;千余人排隊只為能買到新款iPhone手機……

現在,網上出現了一個新詞“暴花戶”。

指的是一些人,本身沒有什么錢,但特別敢消費,經常莫名其妙地就能花掉一大筆錢。

這些人之所以這么敢花,最主要的就是整個社會都在鼓吹“買買買”。

但是,現在這種消費觀念,已經遠遠脫離了正常消費的范疇,消費與人的真實需求之間的關系越來越遠,商品和形象成為一個巨大的“符號”,刺激人們的欲望,把自身的快樂建立在無節制花錢、追求物質消費的奢華上,還理所當然視為新潮和前衛。

這就像是泡在溫水中的青蛙,當水溫一點點上升的時候,它們不但沒有逃離,反而還享受著溫水中的快感。

“窮人”和“富人”之間的界限被模糊了,時尚帶來的虛榮心,提前消費產生的快感,變成了人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的一件“必需品”。

但是這種通過消費符號建立身份認同注定是一場悲劇。

莫泊桑筆下瑪蒂爾德,高利貸滾成的數目令她不得不一面回收借據,一面另外立幾張新的借據展緩日期。日復一日,沒有片刻的喘息,最終付出了十年的艱辛勞作。這跟今日深陷貸款泥潭的年輕人何其相似!

05

暴力催債相伴而生

與過度消費和透支消費相伴而生的,就是暴力催債。

這些選擇輕生的年輕人,沒有一個逃脫掉暴力催債。

一位母親寫給浙江省公安廳的感謝信引起各方的注意。

“女兒借6萬,結果要還300萬,我眼睜睜看著女兒被債主扇耳光,孫子孫女被威脅,已經替女兒還了200多萬,依然無法擺脫債主的威脅和強迫……女兒整個崩潰,抑郁、狂躁……”

其女兒貸了又貸,還了又還,短短半年時間內以“借新債還舊債”的方式反復向20多家公司借貸,結果從起初的6萬元,到最后欠下了高達300余萬元的債務。

這時候貸款公司開始兇相畢露,威脅如不按時還款將派人殺死其全家,對其拳打腳踢并威脅簽下了欠條。而且當著其母親的面,被人拎起,扇了兩個耳光。

在各種投訴平臺上,投訴金融機構暴力催債的比比皆是。

06

我們需要的不是反對,而是反思

根據國家統計局公布的2018年居民收入和消費支出情況,全年全國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中位數24336元,全國居民人均消費支出19853元,而各類機構發給人們用于消費的貸款人均就超過了1萬元。

在消費支出中,教育文化娛樂占11.2%,成為僅次于食品煙酒(28.4%)和居住(23.4%)的第三大消費支出項目。

在推動經濟增長的動力來自于投資、出口、消費三駕馬車,2018年固定資產投資增速5.9%,已經低于GDP6.6%的增速。

但是如何引導社會的消費觀念,我們需要的不是反對,而是反思。

如果所有商家都在不遺余力的鼓吹過度消費,通過廣告操縱社會情緒;

如果我們整個社會沉迷于消費,讓借貸觸手可及的;

如果每個有一點消費能力的人,都被視為要用來拉動商業社會的馬車。

這個熱火朝天的盛大消費游戲終有會落幕的一天。

當一個人苦心維持的資金鏈終于斷裂時,哭泣的可能是一個人,一個家庭;

但是當哭泣的變成一個群體的時候,留給社會的是一個可能需要若干年才能彌補的傷疤。

野狼传说app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