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服務

寧波首富轟然倒地!從民企500強到破產重整,到底經歷了什么

文章出處:本站 │ 網站編輯:郭憑慧 │ 發表時間:2019-06-18

       2019年以來,銀億集團、銀億控股持續面臨流動性危機,雖竭力制定相關方案、通過多種途徑化解債務風險,但仍不能徹底擺脫其流動性危機。

 世道輪回,利來利往。近兩年,多少財富打水漂,多少富人返赤貧,讓人感嘆無常,唏噓不已!

       有人總結說:這兩年,越喜歡“折騰”的老板越墜落得快。如今又出現了一位。他就是曾經叱咤江湖的“銀億系”掌門人熊續強。去年的熊續強還有著另一個身份:寧波首富。但事實上,自去年開始,他的日子應該是越來越難過了。走到今天,也許并不會令他赤貧,但辛苦打拼的財富大多數化為烏有。

       6月17日午間,ST銀億(000981)發布公告稱,公司分別收到控股股東母公司銀億集團有限公司、控股股東寧波銀億控股有限公司《通知書》,銀億集團、銀億控股已于2019年6月14日向浙江省寧波市中級人民法院(以下簡稱“寧波中院”)申請重整。值得注意的是,銀億集團曾居中國民營企業500強,以及寧波市百強企業前10。

       公告顯示,2019年以來,銀億集團、銀億控股持續面臨流動性危機,雖竭力制定相關方案、通過多種途徑化解債務風險,但仍不能徹底擺脫其流動性危機。為妥善解決銀億集團、銀億控股的債務問題,保護廣大債權人利益,該兩家公司從自身資產情況、負債情況、經營情況等方面進行分析,認為均屬于可適應市場需要、具有重整價值的企業,故銀億集團、銀億控股分別于2019年6月14日向寧波中院提交了重整申請。與此同時,銀億控股的另一家上市公司*ST河化(000953)也披露了類似的公告。

       值得注意的是,銀億股份獨立董事余明桂對年度報告投棄權票并提交了辭職信,他稱,公司治理及內部控制體系存在重大缺陷,關聯方資金占用及其可回收性存在不確定性,關聯方資金占用導致的應收款項壞賬準備計提是否充分存在不確定性。

       那么,銀億集團和銀億控股的價值究竟在哪里?又將由誰來接手呢?據券商中國記者翻閱年報和公開資料,銀億控股至少有三家上市公司的股權,除了是ST銀億和*ST河化的實際控制人之外,還是五月份最牛股票康強電子的大股東。

       ST銀億目前賬面上的每股凈資產為3.54元,遠高于當下股價。其2018年年報顯示,該公司仍有近207萬平方米的土地儲備。此外,*ST河化的重組還在進行當中。而且,從ST銀億最新披露的公告來看,寧波市委、市政府正在積極幫助大股東引進戰略投者來解決資金占用問題及短期償債風險問題。

       寧波首富緣何走到破產重整

       6月17日, ST銀億(000981)和*ST河化(000953)分別收到控股股東母公司銀億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銀億集團”)、控股股東寧波銀億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銀億控股”)《通知書》,銀億集團、銀億控股已于2019年6月14日向浙江省寧波市中級人民法院(以下簡稱“寧波中院”)申請重整。

       公告稱,2019年以來,銀億集團、銀億控股持續面臨流動性危機,雖竭力制定相關方案、通過多種途徑化解債務風險,但仍不能徹底擺脫其流動性危機。為妥善解決銀億集團、銀億控股的債務問題,保護廣大債權人和投資者的利益,該兩家公司從自身資產情況、負債情況、經營情況等方面進行分析,認為均屬于可適應市場需要、具有重整價值的企業,銀億集團、銀億控股分別于2019年6月14日向寧波中院提交了重整申請。

       公開資料顯示,銀億控股的實際控制人為熊續強,生于1956年7月,浙江寧波人,中共黨員,高級經濟師,寧波銀億集團創始人。現任寧波銀億集團董事長兼總裁、黨委書記、浙江省商會副會長。中華全國工商業聯合會第十二屆執行委員會常務委員,2017年11月,當選中華全國工商業聯合會第十二屆執行委員會常務委員。2018年10月,熊續強以295億元人民幣財富位居2018年胡潤百富榜第95位。超過了茅忠群、鄭永剛、李如成等甬系企業家,獲得了寧波首富的稱號。

       但這個“頭銜”似乎并未不是鮮花和掌聲,他很快就陷入到債務麻煩當中。2018年12月24日,ST銀億一紙公告宣布公司不能如期兌付債券“15銀億01”。當時,ST銀億賬面資產規模近350億元、賬上還有近10億元現金,但居然連發行規模僅為3億元的債券都無法償還了,這實在是讓人無法相信。

       此后,從該公司的公告中發現,大股東存在挪用上市公司資金的情況,一份甘肅證監局給該公司下發的《行政監管措施決定書》顯示,公司2018年度共發生7筆大股東非經營性資金占用,資金占用發生額為34.51億元。截止到2019年4月30日尚有22.48億元未歸還。6月13日,ST銀億公告累計收到銀億控股及關聯方3.11億元占用資金。資金占用余額為人民幣19.36億元。

       外界認為,熊續強走到如今這種被動的地步,是因為他過于激進。2016年,銀億集團一口氣花了120億元收購了三家行業領先地位的國外汽車零部件制造商—美國ARC、日本艾禮富和比利時邦奇,并將其中兩家注入了上市公司ST銀億內。收購完成之后,汽車產物制造帶來的營收以 57.12%的占比,超過ST銀億原有主營業務房地產,成為第一主營。

       但就在此時,汽車行業卻迎來了28年首次下滑,2019年這種下滑的趨勢還未止住。與此同時,房地產調控也越來越嚴格,宏觀經濟亦出現走弱跡象,再加上去年開始的去杠桿,熊續強和他的銀億系很快就陷入到泥潭當中。

       根據年報顯示,ST銀億2018年實現營業收入89.7億元,較2017年的127.03億元減少37.33億元,降幅29.39%。凈利潤為-5.73億元,同比下降135.81%。扣除非經常性損益后,其凈利潤為-15.16億元,較2017年的5.80億元大降361.39%。注入上市公司的兩宗境外資產,不僅沒能完成業績承諾,其中邦奇集團在2018年更是虧損近8億元,繼而引發了ST銀億超10億元的商譽減值。

       與此同時,熊續強還于2016年4月以總價8.4億元買下*ST河化29.59%的股權。隨即,*ST河化陷入到財務危機當中。2016年該公司虧損1.4億元,2017年略有盈利,但2018年繼續大虧近2.74億元。2018年,該股曾停牌重組,但目前仍在推進當中,前景難料。

       熊續強曾在接受經濟觀察報采訪時表示,主觀上,公司轉型力度比較大,用錢用得比較多。客觀上有三方面,最大的影響就是股票去年的大跌。由于資本市場大幅波動,ST銀億的市值從去年年中的400多億元,縮水至70億元左右。他低估了金融去杠桿的力度以及公司對資管新規的適應力,金融去杠杠和資管新規也造成了很大影響,即使有充足的抵押物的,也有金融機構的授信額度,但是就是很難獲得資金。

銀億的資產價值究竟有多大

       17日的公告如此表述:為妥善解決銀億集團、銀億控股的債務問題,保護廣大債權人利益,該兩家公司從自身資產情況、負債情況、經營情況等方面進行分析,認為均屬于可適應市場需要、具有重整價值的企業。那么,價值究竟在哪里?

       首先,從持股情況來來看,目前銀億系控股ST銀億和*ST河化,并且仍是康強電子的第一大股東。ST銀億主要有兩塊資產,一是房地產,二是汽車。從去年的年來看,汽車的營收已經超過了房地產。

       據財通證券研報,邦奇的電氣化DCT已經獲得PSA定點,未來將為PSA的多款輕混車型配套。與PSA合作意味著邦奇了獲得國際主流廠商的認可,一方面有助于提升公司變速箱銷量,帶動業績增長;另一方面有助于鞏固邦奇的行業地位及品牌影響力。此外,邦奇與蔚然動力成立合資公司,規劃20萬純電動車變速器產能。蔚然動力是蔚來汽車下屬的電機電控供應商,合資公司的產品未來有望配套蔚來的后續車型。

       從ST銀億2018年年報來看,公司的土地儲備依然可觀。2018年末合計土地儲備206.99萬平米,規劃建筑面積達271.09萬平米,若按1萬元/平米計算,總貨值都可達271億元。

       其次從康強電子的情況來看,據6月12日消息,康強電子(002119)股東寧波凱能投資有限公司、寧波保稅區億旺貿易有限公司在深圳證券交易所通過二級市場合計減持1608.24萬股,股份減少4.29%,權益變動后億旺貿易、凱能投資均不持有康強電子股份。其中,凱能投資套現112,921,783元,億旺貿易套現128,853,558元。

       資料顯示,康強電子大股東普利賽思與億旺貿易、凱能投資、熊基凱為一致行動人。寧波銀億控股有限公司全資持有普利賽思,并與億旺貿易、凱能投資、熊基凱為一致行動人關系。

       5月份,康強電子曾公告,公司股東寧波普利賽思電子有限公司、熊基凱持有的公司股份被司法凍結。截至5月14日,普利賽思持有康強電子股份56,930,160股,司法凍結股份數量56,930,160股,占其所持有康強電子股份總數的100%,占康強電子總股本的19.72%;熊基凱持有康強電子股份2,868,804股,司法凍結股份數量為2,868,804股,占其所持有康強電子股份總數的100%,占康強電子總股本的0.99%。意味著銀億系仍持有康強電子近20.7%的股權。按當下股價計算,市值超過10億元人民幣。

       至于*ST河化,熊續強當時耗資8.4億元買下這只殼概念股,也曾多次對其進行重組,但由于各種原因未能如愿。山雞未能變鳳凰,殼就只有爛在自己手里。目前,該公司凈資產已經為負,業績仍在虧損,對于銀億來說可能是一個包袱。去年該公司曾籌劃收購重慶南松醫藥科技控股權,但至今仍未完成,相關工作仍在推進當中。若無法完成重組,*ST河化則可能存在退市風險,屆時8.4億元的買殼費可能就打了水漂。

誰來化解熊續強的危局

那么,誰來幫熊續強化解這個危局呢?從目前的情況來看可能只有“國資”。

       2018年12月18日,ST銀億發布公告稱,公司控股股東銀億控股及其一致行動人熊基凱,與寧波開發投資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寧波開投”)簽署《轉讓協議》,銀億控股擬將其持有的公司1.07億股股份及熊基凱持有的公司1億股股份,合計2.07億股,占公司總股本的5.13%,轉讓給寧波開投,用以歸還寧波開投借款本金、利息等費用。交易完成后,銀億控股及其一致行動人共持有ST銀億29.71億股股份,占總股本的73.76%;寧波開投持有公司股份2.07億股,占總股本的5.13%。該筆交易很快便于2018年12月21日完成。

       據公開資料顯示,寧波開投是寧波國資委背景的投資主體和資本運管機構,投資領域涉獵能源、城建、社會事業、金融等多方面,參股控股了超百家知名企業。當時,有市場人士認為,獲此實力雄厚的國資戰投入股,一方面表明國資對ST銀億投資價值及未來發展的信心,另一方面,也將對上市公司未來產業轉型升級、股東結構優化、盈利能力提升及收益增厚等多方面帶來積極影響,助力上市公司進一步打開增量空間。然而,時間并未過去多久,熊續強還是迎來了破產重整危局。

       而據6月17日晚間,ST銀億披露的公告顯示,寧波市委、市政府也正在積極幫助大股東引進戰略投資者來解決資金占用問題及公司短期償債風險問題。公司自身也正積極與部分金融機構洽談短期債務展期事項,并努力爭取籌措新增借款。

       從股權信息來看,“銀億系”持有的這幾家公司的股權目前幾乎都處于質押或凍結狀態。

野狼传说app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