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關注

陽澄湖嚴重污染,江豚沉尸湖底,漁民逐利的背后環保事故頻發

文章出處:央視 │ 網站編輯:郭憑慧 │ 發表時間:2019-11-14

                          

     最近幾年,陽澄湖周邊村落的村民,將自己家農田挖成池塘,引入陽澄湖水,開始做起了大閘蟹養殖的營生。你不是不允許在湖上養蟹嗎,那我在自家地里養不就好了?央視記者用無人機拍攝發現:陽澄湖周圍的其村落,被螃蟹水塘團團包圍。僅這一片區域的螃蟹養殖水塘面積,就至少有近萬畝左右。

       受中國古詩詞的影響,我一直對漁民這個職業心存好感。

       月落烏啼霜滿天,江楓漁火對愁眠。

       何其冷峻凄婉?

       呼兒去換城中酒,新得槎頭縮項鯿。

       何其快意瀟灑?

 

       可最近央視的一篇報道,恐怕要讓我失望了。

       前幾天,央視《經濟半小時》對陽澄湖大閘蟹,進行了深度報道。

       報道顯示:這是江蘇陽澄湖如今的湖水。

       由于過度養殖大閘蟹、亂排亂放污水,如今陽澄湖水質已到歷史冰點。

 

       恰好,前幾天又發生了一件事:

       這是國家一級保護動物江豚。它被人發現時,尾巴綁著兩塊磚頭,死不瞑目。

       有漁民發現江豚死亡后,蓄意將磚頭綁在尾巴上,想毀尸滅跡。

 

       了解了這兩件事后,我陷入了沉思。

       在他們通過漁業賺取金錢時,那些金錢的背后,也許另有隱情。

       二十年陽澄湖:漁民逐利、水質被嚴重污染

       1999年,農業部授予陽澄湖“中國清水大閘蟹之鄉”的稱號。

       2005年,陽澄湖大閘蟹被評為中國地理標志產品,成為受保護產品。

       陽澄湖大閘蟹價格因此水漲船高,成為了當時百姓的“送禮佳品”

       陽澄湖大閘蟹的售價,在上世紀90年代末就超過了100元。

       當年糧價行情最高時,農民收一畝地才600多元。可蟹農每畝水面卻能有2000元至6000元不等的收益。

       最早的蟹農,都成了先富起來的人。

       正是在這段時間內,更多的陽澄湖人嗅到了商機,開始瘋狂養殖大閘蟹。

       2000年初,陽澄湖上星羅棋布,密密麻麻都是毛竹掛著漁網,頗為壯觀。

       陽澄湖大閘蟹行業協會會長楊維龍回憶:那一年,陽澄湖18萬畝水域,圍網的面積有14.2萬畝。

       大量陽澄湖大閘蟹進入尋常百姓家的同時,也對陽澄湖水質帶來了毀滅性的破壞。

       2000年,陽澄湖圍網數量最高峰時,螃蟹把湖底的小魚小蝦都吃光了,甚至連整個湖底的水草都不放過。

       當地有個記者在報紙上驚呼:陽澄湖都快成沙漠了。

       盡管已經有反對的聲音,但是陽澄湖蟹農依然我行我素:他們不愿放棄這么一個致富的機會。

       最初陽澄湖里養殖的大閘蟹,是以湖里野生的小魚小蝦作為食物。

       可隨著養殖量不斷增加,湖里的小魚小蝦遠遠不夠吃,蟹農們就開始給湖里的大閘蟹投喂海魚和玉米。

       一畝地一次,就要喂30斤帶魚。漁民們不把陽澄湖壓榨干凈,決不罷休。

 

       水產養殖的過程中,投入到水中的飼料,只有一少部分會被魚和螃蟹同化。

       其余的則會給水體帶來氮、磷等方面的負荷。

       像這樣大批量的投喂帶魚、玉米粒,其實養殖戶和經營商心里也知道,肯定會造成污染。

       他們表示,每天投進陽澄湖的帶魚數量差不多24萬斤。

       很快,竭澤而漁的污染行為受到了報復大閘蟹品質下滑了。

       2001年時,蘇州漁政部門的干部去香港考察。

       他們發現以蟹宴著名的某飯店,已不愿掛“陽澄湖大閘蟹”招牌。

       老板說陽澄湖的大閘蟹個子小了、肉質差了。當年,陽澄湖70%的養殖戶虧本。

       另一方面,作為蘇州重要的水源地,陽澄湖肩負著供給蘇州1000多萬市民飲用水的使命。

       然而大量養殖大閘蟹,使陽澄湖水源“富營養化”,大量藍藻漂浮在水面上,水質嚴重下降。

       政府部門意識到,粗放式的養殖模式必將毀了陽澄湖。

       2002年,蘇州成立了陽澄湖漁政管理站,統一壓縮網圍,解放湖面。

       陽澄湖大閘蟹的養殖面積,也從巔峰的14.2萬,削減為8.6萬畝,2007年減少為3.2萬畝。2016年再砍一半,只剩下1.6萬畝

       顯然,陽澄湖多年來削減養殖面積,并沒有讓水質變得更好。

       政府也只能靠不停削減養殖面積來控制:

       最近兩三年,圍網面積還將不斷減少的消息,時不時就會傳來。

       現在養殖戶們,都是跟政府簽訂了兩年的合同,兩年之后是否能夠繼續養蟹,還得繼續看政府安排。

 

       你可能會問:為什么陽澄湖的水質不但沒有恢復,反而更差了?

       因為漁民開發了一項新技術:塘蟹。

       限制養殖面積并不能阻擋他們賺錢的步伐,為了繼續斂財,他們把目光瞄準到了【塘蟹】養殖上。

       最近幾年,陽澄湖周邊村落的村民,將自己家農田挖成池塘,引入陽澄湖水,開始做起了大閘蟹養殖的營生。

       你不是不允許在湖上養蟹嗎,那我在自家地里養不就好了?

       央視記者用無人機拍攝發現:陽澄湖周圍的其村落,被螃蟹水塘團團包圍。

       僅這一片區域的螃蟹養殖水塘面積,就至少有近萬畝左右。

       池塘里的螃蟹同樣是用冰魚和玉米來投喂,并且池塘里的水是一年一換。

       養殖完的廢水再回流到湖中,這樣一來,養殖廢水帶來的污染似乎一點也沒減少,還是還給了陽澄湖。

       你覺得這樣,陽澄湖水質能變好嗎?

       農家樂泛濫:壓垮陽澄湖水質的最后稻草

       如今,陽澄湖水質除了受塘蟹盛行的影響,農家樂泛濫也是一大因素。

       一些漁民不能捕魚后,便轉型開起了農家樂:店里所有吃喝,都是從陽澄湖處撈起,保證新鮮。

       美人腿是陽澄湖三大半島之一,從空中俯瞰,“美人腿”由北向南,綿延十多公里。

       如今,美人腿半島遍布生態農莊和農家樂。

       最近幾年,沿湖周邊農家樂的數量越來越多,隨之而來的對環境的破壞,也讓很多游客掃興。

       請看島上的這條小河:

       何以至此?

       河邊的一家農家樂揭曉了答案:

       在河邊,一位老人正在剝雞毛,剝下來的雞毛,就被她隨便扔進河里:

       沿著河流往下游行走,隨處可見洗碗、洗衣服、洗拖把、處理畜禽的人們。

       甚至還有農家樂的經營戶為了方便,把雞鴨也圈在了河道邊進行養殖,雞鴨的糞便也隨著河水順流而下。

       不僅如此,所有農家樂的排水管道,均沒有做任何處理,就伸向湖中:

       2016年初,陽澄湖被蘇州市明確定位為飲用水源地。

       美人腿大部分區域,都屬于二級保護區的范圍,甚至還有部分區域處于一級保護區的范圍。

       因此該地區,是不允許餐廳偷排污水的。

       除了偷拍污水,更可惡的是:這些農家樂大多都沒有營業執照。

       當地的漁民倒是很習以為常:“這里有什么好查的?只要不出事都沒人管。”

       氣焰多么囂張。

       所以你說,陽澄湖的水質能好嗎?

       這些漁民不僅利欲熏心,最初一窩蜂去養大閘蟹,后來挖起了池塘、開起了農家樂。

       以犧牲陽澄湖環境為代價,換取了一把又一把的鈔票。

       在利益面前,無數漁民低下了頭,丟掉了自己的良心,赤裸裸地跳到了錢海之中。

       可沒有好水,哪有好蟹?

       十年前的陽澄湖大閘蟹,因水質變差而聲譽受損,難道這些漁民就忘了嗎?

       等到陽澄湖水質完全被污染的那一天,“陽澄湖大閘蟹”這個金字招牌,也離跌落神壇不遠了。

       11月7日,湖南岳陽市洞庭湖江豚保護中心發現了一只死亡江豚,其尾巴后被綁磚頭,腹部有約20厘米的切口:

       今天,官方正式發出公告:洞庭湖遇害江豚的死亡原因,是撞入漁網窒息。

       這個公告的潛臺詞就是:有漁民捕魚時,捕捉到了江豚,江豚在網中窒息而死,漁民怕被追責,因此沉尸湖中。

       江豚是國家一級保護動物,存世量只有1202只,極其珍貴。

       那么問題來了:

       如何能減少漁民的環保事故?

       如何能提高漁民的環保意識?

       另外,相關部門要采取怎樣的措施,才能治理陽澄湖的水質?

       要采取怎樣的措施,才能協調好人與珍稀動物之間的關系?

       漁民現在行動起來,切實維護環境,還不晚。

       等到陽澄湖被完全污染,就太晚了。

       等到江豚徹底滅絕,就太晚了。

野狼传说app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