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訴維權

康美藥業老板大起底:倒賣藥材坑苦藥農,兒子豪車價值2900萬

文章出處:騰訊網 │ 網站編輯:郭憑慧 │ 發表時間:2019-08-20

      1996年夫妻倆結婚后,靠著低價收購藥農手中稀缺藥材田七,大量囤積,市場行情上漲時又立刻高價賣出,一筆買賣就獲利幾十萬。當地跟風種植田七的藥農卻傻了,追漲殺跌,卻永遠跟不上莊家的腳步,猶如原始的韭菜,被割地叫苦不迭。

      如果不是康美藥業突然暴露的造假案,馬興田在廣東還是一等一的“好人”。

      經營懸壺濟世的醫藥生意,98年中國洪澇肆虐,康美剛剛起步,馬興田就慷慨的向災區捐贈了價值100萬的藥品和20萬的食品。2018年,他還捐款1500萬元在家鄉普寧建了所小學。

      更值得說的是在抗非典期間,馬興田制定企業防治“非典”總體工作方案,在平抑抗“非典”藥品市場價格上做出了重大貢獻,康美被評為“抗非典模范單位”,馬興田本人被記個人二等功。

      查閱二等功的評選標準是,“功績顯著,有重要貢獻。”

      陽光下的馬興田風光體面,陰影下卻有另一面,他還另有重要“貢獻”。

      比如從2004年到2011年,馬興田貢獻給廣東省揭陽市委原書記陳弘平港幣500萬元;2000年~2014年,馬興田貢獻給廣州市委原書記萬慶良港幣200萬元、人民幣60萬元;2014年~2015年貢獻給廣東省食藥監督管理局藥品安全生產監管處處長蔡明港幣30萬元。

01

      藥材生意是個良心活兒,不是個好人難做長久,坑蒙拐騙,掙得了一時錢,掙不了大錢。

      馬興田走上醫藥生意的道路,天時地利人和都占了,缺一個就很難有今天。

      馬的老家廣東揭陽普寧自古便是粵東的中藥集散地。民國時期,普寧的梅林鎮藥市,就是藥材小國際市場。

      如今,普寧的中藥交易仍是南藥材市場價格的“風向標”。

      靠山吃山,何況馬興田又娶了個中藥世家的閨女,藥材店便自是成了營生的手段。當時妻子許冬瑾算是下嫁,許冬瑾醫藥世家,又是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人參炮制技藝”第十一代傳承人,沒選高干、富家子弟,偏偏選了個沒啥學歷沒啥錢,要白手起家的馬興田。

      高富帥這三個字,1米85的馬興田大概就占了個高。

康美藥業董事長 馬興田

      看得出來,馬興田對這段婚姻很珍惜,后來他專門以自己和妻子為原型斥巨資打造了一支音樂MV《康美之戀》,MV男女主角分別為任泉和李冰冰,歌曲則由譚晶演唱,都是當時當紅的一線明星,《康美之戀》在央視三套不停地輪播。

      講述一個大山里采藥材的小伙兒是如何用勤勞的雙手艱苦創業,并迎娶心愛姑娘的故事,譚晶優美的歌聲,配著畫面中的青山碧水,才子佳人,成為當時廣告營銷的典范。

      《康美之戀》歌詞也相當的意境宏遠,有一句是:意濟蒼生苦與痛,情牽天下喜與樂。

      做醫藥是要把拯救蒼生的苦與痛放在心上,要良心經營。

      于是,1996年夫妻倆結婚后,靠著低價收購藥農手中稀缺藥材田七,大量囤積,市場行情上漲時又立刻高價賣出,一筆買賣就獲利幾十萬。

      當地跟風種植田七的藥農卻傻了,追漲殺跌,卻永遠跟不上莊家的腳步,猶如原始的韭菜,被割地叫苦不迭。

      夫妻倆自此攢下了第一桶金,那是90年代。

      有這么個頭腦,把本來遠在深山的中藥材玩成期貨,馬興田夫婦崛起也是有一定必然的。

      僅僅一年之后的1997年,靠著倒賣田七賺來的第一桶金,夫妻倆在普寧流沙鎮,創辦了康美藥業。這次是中藥和西藥一起研制。

田七

      后來康美的發展已經被渲染的非常神奇了,大致是:用了不到一年的時間,馬興田的企業就通過了國家藥品生產質量管理規范GMP認證。不僅如此,還成功研發出絡欣平、利樂、諾沙等多個國家級新藥。短短幾年,康美就成為了中國醫藥界的明星企業,于2001年登陸上海證券交易所。

      再有肉麻一點的比如:相愛的力量能產生“1+1>2”的效果。馬興田嚴謹、務實、崇尚科學;許冬瑾擅長企業生產、產品研發,他們有一致的價值觀,他們的作用能產生互補,他們讓康美短短四年間就上市了。

      只不過都沒提到:2000年~2012年,時任證監會發行監管部發行審核一處處長、創業板發行監管部副主任的李量,為康美藥業等9家公司申請公開發行股票或上市提供幫助,受賄折合人民幣共計約694萬元。

02

      2001年康美藥業上市后,馬興田想了想,要想一往無前的發展,還是要撿起自己中藥的老本行。西藥的競爭太大,國際化的公司太多,自己打不過。

      馬興田曾表示:“如果繼續走西藥之路,前面有太多的大山需要跨越,走中藥的路子才有核心競爭力。”

      化學新品研發投入大、周期長、風險高。哪有中藥掌控渠道,奇貨可居的方式來錢快?

      馬興田能清晰看到其中的空子,中藥材沒有市場獨占性和創新性的概念,其更多的是渠道生意,中國的藥材分布廣泛,誰先掌握住十大藥市中質好、量大的產品,就算在這個市場有了無可比擬的優勢。

      地頭蛇康美自然有這個優勢,即便不能稱霸全國,在廣東稱雄總不是問題。

      于是康美在上市之后開始往中藥飲片市場調轉槍頭,重金投注。

康美藥業銷售的中藥飲片產品吸引消費者購買

      馬興田逢人便說,他沉醉于傳統中醫的博大精深之中,熟讀《神農本草經》《新修本草》《本草綱目》,言語間總會提到中國醫藥歷史源遠流長,中醫的經驗文明與西醫的科學文明,完全可以互相輝映,為人類開創一條通暢的健康之路。

      看得出來,是發自肺腑,言辭懇切,要將懸壺濟世之心發揚光大。

      說完馬興田轉頭便去了澳門科技大學讀了個工商管理,學的課程分別有《經濟學》《現代企業經營管理》《市場營銷》《財務管理》。

      身為老板自然要先抓住市場,其他的都是細枝末節。廣東省中醫院就是馬興田抓住的中藥飲片最重要的市場。

      當時中藥市場確實沒有什么質量規范可言,中藥市場的買賣和民間集市差不了太多。

      病人在廣東省中醫院看病的效果不佳,埋怨醫生水平,老中醫們又怪罪到了毫無質量規范的中藥材上,中醫院長決定不再由醫院管理藥房,而是找外面更專業的人來做。

      結果是康美藥業中標了,成為了中醫院的長期合作伙伴。

      后來廣東省中醫院變成康美最大的單一市場,前者是中國最大的三甲中醫院,年采購藥品均在10億元以上,2017年12月份,康美剛剛拿下廣東省中醫院藥品供應鏈延伸服務項目合同,5年25億元。

      馬老板自是投桃報李,有任何新嘗試都現在廣東中醫院開展,比如“互聯網+”盛行那會兒,康美就率先牽起中醫院的小手,幫其搞了個智慧病房,被省政府列為模范項目。

      那時候中醫院長講話總喜歡說,我們與康美如何如何。

      康美還在2015年設立了一個獎金,廣東每出一位中醫藥領域的中科院或工程院“院士”,康美藥業就給個人100萬元,每出一位“國醫大師”,康美藥業就給50萬元。

      “國醫大師”五年評一次,需要從事中醫臨床或中藥工作55年以上,從2009年第一期開始,廣東也就兩位,分別是廣州中醫藥大學的鄧鐵濤入和廣東省中醫院的禤國維。

      馬老板總共才花了100萬元,不值一提。

      但故事還沒有結束。

      廣東省中醫院2017年9月份與瑞典兩所大學開展建立的“中醫藥聯合研究基地”。

廣東省中醫院正門

      隨后的2018年,在康美財務造假案爆發前夕,夫婦倆以康美集團的名義向瑞典卡羅琳斯卡大學、烏普薩拉大學捐贈成立一所“中醫藥科研基地”,金額是8個億。

      兩者自然是同一個項目。

      能夠在財務緊張到要靠造假維持之際還能拿出8億做慈善,除了“好人”之外,還能說馬老板什么呢?

      但到底收沒收到8億資金,廣東省中醫院沒說。

03

      馬興田不僅對老婆好,對兒子也好。

      關注跑車的人應該都對“ZUN哥”如雷貫耳,ZUN是粵語“駿”的發音,其正是馬興田的三兒子馬家駿,1997年康美藥業剛成立時,馬家駿出生,僅僅十幾歲就成了跑車圈的大神。風頭一時把秦奮、王思聰都蓋了下去。

      ZUN哥沒別的,就是車多和車貴,其微博賬號“@不懂車的ZUN”上經常豪車出沒。

      意大利超跑車廠Pagani,有一款限量跑車“帕加尼霸下”,2900萬一輛,ZUN曾曬自己有兩輛。

      國內的第一輛布加迪Chiron也是ZUN哥的,售價250萬歐元,還加了個500萬的改裝套餐。

巴黎車展,布加迪 Chiron

      布加迪的新產品Divo,全球限量40臺,只提供給擁有布加迪Chiron的客戶,ZUN哥不眨眼的又入了兩臺。

      蘭博基尼Reventon,全球35輛,ZUN哥也有。

      別問落地價,光運到國內上牌加交稅可能就要花差不多1000萬。

      在康美藥業爆出300億造假大雷后,ZUN哥悄悄清空了自己的微博,仿佛從來沒有存在過一樣。只剩下在超跑圈留下傳說。

      兒子愛玩車,女兒馬嘉林則喜歡搞游戲,年輕人的心思,馬興田看不懂,理解不了,全家人能指望的還得是自己。

      馬興田必須永遠是個好人,這既是自己的追求,也是工作的需要——一個做著救人命生意的企業家怎么能不是個大善人?

      于是我們可以輕松到看到馬老板一段常見的外宣是:馬興田常懷感恩之心,時刻不忘回報社會,造福社會,將奉獻愛心當作自己的一份責任。多年來,他捐巨資支持教育事業、賑災救災,累計捐款達到1000多萬元。

      陰云醞釀了很久,危機最終傾瀉的時候,誰都沒想到會那么深刻,劇烈。

      根據證監會最新公布的調查結果,2016年至2018年上半年,康美藥業累計虛增營業收入275億元。對此,證監會措辭嚴厲,稱康美藥業有預謀、有組織,長期、系統實施財務造假行為,惡意欺騙投資者,影響極為惡劣,后果特別嚴重。證監會分別罰了馬興田、許冬瑾90萬元。

      有股民做了個形象的比喻:就像是罰酒兩杯。

      罰酒兩杯,酒不醉人人自醉。

      在此之前,馬興田一直在醉。

      2012年康美營業收入突破百億至111.65億元,凈利潤攀升至14.41億元。氣勢如虹的康美當年獲得“誠信示范企業”、“2012年度誠信先進單位”等榮譽稱號。

      據說那時馬興田在百忙之中,還會擠出時間刻苦學習,博采眾長,厚積薄發,研究康美的未來,中國醫藥的未來。

      整到興頭上,馬老板甚至要把自己的思想升華成“體系”,要把“哲學智慧融入企業文化,以科學創造推動事業發展”,目標是“百年康美”。

      還要讓中醫藥造福蒼生,實現產業報國,這甚至是“困擾其無數個不眠之夜的課題”。

      畫面感立刻就有了:馬興田在擺滿書的辦公室里日夜挑燈刻苦研讀。

      但當美好面善的白馬股康美,虛增275億營收,變成撕裂數十萬股民的怪獸后,股民們突然明白了:

      原來馬興田跑到澳門去上《財務管理》課是有原因的。

野狼传说app入口